love cc

可知与猫:

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

 

王维啊王维,当我穿山越岭,翻过连绵千里终年积雪的祁连山脉,眼前戈壁与荒漠无穷无尽地延伸开来,群聚狼生,孤烟四起。我突然能理解,过惯了京城南蓝田山麓上阳春白雪生活的你,初踏塞外时,面对着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广袤土地,是怎样写下如此悲壮凄婉的诗篇。

 

驻留过钟灵毓秀萃龙渊的赫赫都城,痴迷过灯火钱塘三五夜的婉婉苏杭,也爱过鳞次栉比光怪陆离的不夜明珠,最后我回到家乡,回到熟悉的城南旧桥,靠在梧桐树下看拂风剪影,茉莉花雨。

 

后来,我听人说,西北胡杨三千年,我还听说,长途野草寒沙,夕阳远水残霞。于是躁动的内心开始作祟,我开始整理行装,穿过峻岭丛生的蜀地、进入狭长的甘肃,在这里,丝绸之路逶迤远去,我也随之踏上西征的漫漫路途。

  

踏着G227,一条穿祁连山脉而过的蜿蜒国道,一路向西,仍是一片草原夜色美,琴曲悠扬笛声脆的悠然景色,沿途看漫漫古道上的西风瘦马,听远方皑皑雪山上的凌风呼啸,车里CD幽幽飘来李荣浩《李白》中的那句“要是能重来,我要选李白”,李白、陇西,这里也算是他的家乡了吧,何不举杯邀明月,借着途径的洞庭烟波,蜀道猿啼,书写诗仙画笔下的浩荡江河。

    翻过祁连,便是悠悠驼铃,胡杨沙海的西北荒漠,我驱车千里,披星戴月,为的就是一瞥你千年风沙遮盖下的俊美面容,为的就是在你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苍茫怀抱中啸傲风月,为的就是体会那穷荒绝漠鸟不飞,万碛千山梦犹懒的断肠之境。

 

你的名字叫西北,你飒沓而来,你没有苏杭梅红柳绿氤氲蔓延的精致,你也没有南方醉眼朦胧灯影斜的秀美,你说你不在乎,你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地向我展示着你风驰草靡的力量,狂风带着沙石在茫茫的戈壁上恣意妄为地摇曳着庞大的身躯,你说这才是你的美。 
 
   艰难地穿过柴达木盆地,便是阳关,由于不是旅游季节,竟然看不到半个人影,只是一个孤独普通的土堆,把千年的边塞故事向我娓娓道来。   
   “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  
    王维啊王维,你就是在这里,渭城客舍外,青青柳色下送别了元二,你没有洒泪悲叹,执袂劝阻,你只是帮着打点行囊,告诉元二,关外无故人,前路无知己。 
 
    大漠沙如雪,再美也终须一别,那些滚滚而来伴随着岁月变迁的凄美故事,也渐渐散去,漫漫西北行,留下的尽是千载王朝中的痴言梦语,然而透过无尽戈壁上已经存在上亿年的砂石,我发现,时间只是在文人骚客的身上,汹涌地流逝了。 


评论

热度(29)

  1. love cc可知与猫 转载了此图片